禹州法院枉法裁判 花甲老人17年艰辛上访之路
2016-05-03 09:24:06   来源:军民网

       河南省登封市王村乡有这样一位两鬓斑白的古稀老人,因17年前河南省禹州法院相关领导枉法裁判、滥用权力,致老人倾家荡产,为讨回自己的公道,老人上访17年,至今仍未果。
\
1999年法院判决书等相关资料

      事件缘由

  1999年2月因被告席付强(又名席富强),拖欠史国立煤炭款259473.6元、拖欠史献争煤炭款28224.8元,二人向禹州市人民法院起诉,后史国立对席付强位于禹州市东商贸街三层9间房屋进行保全、史献争对席付强在郑州矿务局超化煤矿的5.2万元货款进行保全,法院也对上述房屋、货款采取了查封等措施。当然,1998年4月1日,禹州市银通典当行在给席付强贷款时,对席付强的房屋进行了抵押登记。

\
\
\
1999年禹州法院判决书

 

      禹州法院相关领导滥用私权 致赔款不翼而飞

  然而,所谓的“近水楼台先得月”,在诉并得到判决且生效后,禹州市银通典当行闻讯后当行也立即“闪电行动”——“闪电式起诉”,法院也积极配合,“闪电式配合”“闪电式审判” “闪电式执行”——1999年6月15日张党恩法官、陈文海书记员调解并制作出了(1999)禹经初字第421号、第422号两份调解书、“闪电式执行”——调解书出来后第5天即1999年6月21日又是张党恩、陈文海二人对双方即执行完毕!多么神奇的速度啊!更让人哭笑不得的、让人觉得离奇的是:

  (1)为什么审判、执行完全不同的两个程序竟是同一个法官、同一个书记员执行的?审、执分离,是明文规定的!

  (2)既是调解成功的案件,又为什么还要“有模有样”地、“程序很完备”地有了一套“强制执行程序”?

  (3)虽然席付强贷款抵押登记在前,史国立保全在后,但是在同一法院且是同一经济法庭内部,张党恩在对席付强房屋、货款进行执行时,为什么不公开执行?而是悄悄地进行呢?

  (4)第四个问题是对上述三个问题的最好解答:在两份完全不同的调解书、又“有模有样”申请强制执行时,禹法院(1999)执行卷2487号内,“可汤儿泡馍”——“执行笔录”“协议书”上,席付强包括上述事实房屋价款在内装载机、长安面包车共计价值189014.00元,而席付强欠银通的执行款也恰恰正是189014.00元,一分不多,一分不少,刚好够!——这岂不是莫大的讽刺?

  (5)而且上述房屋价值170014.00元,这个价款是远远高于席付强欠银通的(1999)禹经初字第422号调解书上显示的103664元即调解书上显示,银通典当行只对席付强80000元贷款进行了房屋抵押登记,后面所说的抵押,没有登记,那怎能对抗史国立对该房屋向法院申请的保全呢?

  而且,房屋价值170014.00元,除去银通的103664元后,剩余的70014.00元就应该属于史国立保全的部分;

  更加奇怪的是,史献争保全的郑州矿务局超化煤矿52000元货款也不见踪影,史国立、史献争二人花费几万元保全,最终保的是什么呢?结果又是什么呢?连付给法院的保全费都白白赔了进去??…… ……

  除了房屋的170014元外,还有上述面包车、装载机价值19000元呢?而且,(1999)禹经初字第421号调解书后面所附“协议书”上的内容与(1999)禹经初字第422号调解书后面的“协议书”上面的内容完全一模一样?!两份内容完全不同的调解书、其申请强制执行的内容卷宗也不一样,而二者后面的“协议书”竟然是一模一样!这真真是滑天下之大不及!!

  (6)上述两份执行笔录、协议书上席付强的签名值得充分怀疑!明显不一样!这就更从一个侧面证明了这个“假执行”中许多猫腻、甚至腐败因素?!

  据说,审理、还热心执行其所审理案件的张党恩法官第二年即2000年即下海去郑州作了一名律师,不知道是不与本案有关?……

      冤假错案 河南省禹州法院究竟纠不纠正

  党的十八大以后,特别是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以来,以习近平为总书记的党中央明确提出了“司法公正”“公平正义看得见”“司法过程公开”“阳光是最好的防腐剂”等法治理念!我们河南省也提出“豫光阳光”,要求公开司法过程,打造公开、公平、公正的司法理念,深得广大人民群众的拥护和爱戴!,禹州法院法官内外勾结,执法犯法,枉法裁判: “葫芦僧判断葫芦案”,当事人申请保全30万的房产和5.2万货款竟被法官张党恩“暗箱操作掉”,花甲老人欲哭无泪,找不到为自己伸冤的地方。

        17年前,既已申请保全法院也已下发裁定并已送达,保全的30万房产和5.2万元煤款“不翼而飞”。
  17年后,禹州法院有错不纠,推诿扯皮拒不纠正,严重不作为:中纪委河南巡视组批示、河南省委巡视组批示、河南省政府信访局批示,禹州市法院至今仍在一推再推,拒不认错赔偿!

  

\
协助执行通知书

\
保全费收据

      花甲老人17年来 艰辛的上访之路---上访老人亲笔信 

  1999年11月23日,我给禹州市法院院长,付院长写过亲笔信。十五年来,我到禹州市法院找法官上百次,花费20多万元,毫无结果。

  党的十八大,三中、四中全会召开以来,在习近平总书记关于依法治国,司法公开、公正、公平、纠正冤家错案一系列讲话精神鼓舞下,使我信心百倍,勇气十足,又拿起了法律武器,依法有序逐级向有关部门反映问题,寄信函,发短信,打电话记录如下:

  1、2014年4月27日,给禹州市法院寄信函一份无回音。

  2、2014年5月12日,给许昌市中院寄信函一份无回音。

  3、2014年5月19日,给河南省法院寄信函一份无回音。

  4、2014年5月19日,给中纪委驻河南巡视组寄信函一份有回音。

  5、2014年5月27日,禹州市法院信访室收到中纪委巡视组交办件后,姓武的法官给我打电话询问情况(电话:0374-8351082)。

  6、2014年6月4日,禹州市法院纪检室程法官给我打电话,让我到禹州市法院找他(电话:0374-8351009)。

  7、2014年6月5日,我到禹州法院见到程主任,并接受了询问,他说向院领导汇报后再说,就让我走了。

  8、2014年6月16日上午,我给程打电话问一下,对我反映的问题法院什么意见。姓程的糊弄我说“你们告的是席付强公司,查封席付强个人楼房,账户是错误的”。我气愤地说“当时的办案法官和院领导都是法盲吗?财产保全费是法院让我交的,查封是法院去办的,错了也是法院的错,法院应承担责任”。我有什么错,他无话可说。

  9、2014年6月18日,我又给程打电话问情况,无人接电话。

  10、2014年6月19日,我还给程打电话继续问咋办,程推诿说让我直接给院长打电话,并给我说院长办电话:0374-8351999。我给院长打通电话向院长反映情况后,院长说“他不了解情况,等纪检上调查清楚后再说”。

  11、2014年7月1日上午,我又给程打电话,他说他抽出去搞外调了,又说他给孙组长说过了,以后让我给孙组长联系。我给孙组长连打四个电话,都无人接听。

  12、2014年7月1日上午11点多,禹州法院执行庭庭长李俊杰给我打电话说孙组长把我这案又交给他了,以后让我给他见面或电话联系。后来我给李打过多次电话,他总是说这个院长出差了,那个领导出去开会了让我等10天,半个月一直推诿拖延。

  13、2014年8月18日,是徐院长信访接待日,我去参加了,在接待室等了一个多小时徐院长没到场,后来电话联系上了,说他有事会议不开了。让我去纪检室等他和老程一块说,徐到纪检室后,我把情况又反映给他。徐说我们在考虑,随后答复。

  14、2014年11月13日,在禹州市法院推来推去半年之后,无办法情况下,我又去到许昌市中院信访室登记后,把我的反映材料转交给执行庭许庭长(电话:13703741808)许庭长看后当即给禹州法院打电话,可禹州法院还是无动于衷。

  15、2014年11月19日,我又去到许昌市找到了省纪委驻许昌巡视组,我把反映材料交给接待工作人员(电话:0374-2963917)。

  16、2014年12月5日,我给巡视组打电话问情况,一位姓李的男同志接电话说“材料正在整理登记期间,让我在等等,随后电话告知”。后来又多次打电话就是无人接听。

  17、2015年元月15日,我到河南省信访局反映禹州法院问题工作人员接待后说“一定把我反映的材料转到省法院处理”。

  18、2015年元月下旬,我给省法院信访局打电话(电话:13253667476)问一下我的材料是否收到。他们说“收到了,但需两个月后才能转到基层法院”。(即:3月15日后)

  19、2015年3月18日,禹州法院民二庭工作人员小吴给我打电话(电话:8351776)说“我反映到省法院的材料转下来了,让我去一趟,找巴庭长”(电话:8351060)。

  20、2015年3月19日,我到禹州法院民二庭,见到了巴庭长和小吴,他们让我把情况大体谈了一下,巴说“向院领导汇报后在打电话联系”。就让我回去了。

  21、2015年3月24日,我给巴庭长打电话,问一下给领导汇报咋说了。巴说“因这几天忙于禹州一个破产大案件,还没有顾着给院长汇报,让我下周给她联系”。

  22、2015年3月30日(周一),我又给巴庭长打电话问情况:她说“张院长、徐院长都在外面开会,可能今、明两天会回来,让我周四或周五再打电话”。

  23、2015年4月2日(周四),给巴庭长打电话,巴说“给徐院长汇报过了”,徐说“这事去年都说过多次他很清楚”他在给张院长说说,让我在等等。

  24、2015年4月10日,我又给巴庭长打电话问情况,巴说“她见张院长了”。张说“去年纪检上都查了,从卷宗看没啥问题,还让我去找纪检上老程”。

  25、2015年元月15日,我们将信件递交到河南省信访局,省信访局工作人员将信件转到省法院,省法院两个月后转到禹州法院,截止2015年5月30日我们的信件在法院已有四个多月了至今没有得到任何答复。

      26、2016年前往禹州市人民法院七次,未果。

  17年来令人心寒的是禹州法院的态度。多次上访未果,禹州法院竟然训斥我们:“你们有本事告到中纪委,有中纪委撑腰,就找中纪委解决去!!找禹州法院干啥?!!”


       习近平总书记:“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

  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 在禹州市法院那儿就成了一句空话?就行不通……

  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依法治国”成为习近平总书记治国理论“四个全面”的重要内容

  17年来,受害人不停向禹州市、许昌市、河南省高院三级法院上访反映,受害人已从53岁的壮年,变成现在两鬃斑白70岁的古稀老人,至今河南省禹州法院仍然没有结果……

  “公平在哪里?”“正义在哪里?”“受害人17年的冤屈找谁申张??”

        军民网将持续关注此事,希望河南省禹州法院尽快处理此事,给受害者找回17年前失去的公道。

相关热词搜索:禹州法院 滥用权力

上一篇:五一起营改增试点全面推开 税改迈出关键一步
下一篇:河南公布2016年高招政策 多项政策出现新变化

分享到: 收藏

印度私人医院“诱惑”穷人卖肾牟暴利!

6月8日,印度新德里警方近日破获当地一间知名私人医院非法卖肾集团,共逮捕5名嫌犯。据了解,医院职员以1颗7500美元(约合人民币5 [详细]

盘点:全球最有爱最有范儿最风靡创新公

在信息爆炸的今天,想要做个好人、推广公益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不过好在大众不缺爱心,推动公益的人士也不缺乏创意。下面小编 [详细]

16省高考报名人数下滑 多省表态录取率

中国经济网北京6月8日讯 昨日,2016年中国全国统一高考正式启幕,今年据教育部统计,2016年全国高考报名考生共940万人。据中国 [详细]

网曝韩雪隐婚生女 曾表示“有了孩子

凤凰娱乐讯 今晨九点,有“娱乐圈第一狗仔”之称的卓伟曝出猛料,称知名演员韩雪早已隐婚生子,并拍摄到了疑似韩雪一家出行的视 [详细]
影视综艺

新华网   人民网   环球网   中国军网   中华网   中新网   国际在线   军民论坛   互动百科   军民论坛

客服投诉热线:400-685-5566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7796935     客服邮箱:zgjunmin@126.com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网站声明 人才招聘

Copyright版权所有 军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