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舰舰长:我在航母上等着你们

2017-10-11 10:52:47   来源:中国海军网   

  舰艏行处是长城

  演讲者:刘喆

  由于工作的原因,我经常给我的年轻官兵们开讲,有时候一天开讲三次,不想听也不行,必须听。但是在部队之外,让我讲点什么,这还是第一次。我们的舰员,听说我要到《开讲啦》来开讲,比我都兴奋,我就光剩紧张了。我和小撒一样,出生在一个军人家庭,从小是听着军歌军号,穿着爸爸的旧军装,跟着部队后面,走的齐步正步长大的。在今后的军旅生涯中,我不知道是自己选择了命运,还是命运选择了我,它一直在把我朝这个方向推。我博士毕业以后就来到了东海舰队的某驱逐舰支队,这是与海军同时创立的部队,是海军的种子部队。其后的三年,我带着我那个小小的,但是却是当时最先进的护卫舰,闯过一次次风浪,完成了一次次任务。

  1、我是恶狠狠地一口把酒干了,我心里就在想,以后如果我们有了比你大的舰,我们有了航母,我一定要去当舰长,一定要出这口气。

  但是在当舰长的第三年,我受到了刺激,那年美国太平洋舰队旗舰蓝岭号来访。有一天傍晚,蓝岭号举行盛大的甲板招待会,我和蓝岭号的舰长,端着红酒站在他的舰艏,正是夕阳西下,望着浦江两岸的美景,尤其是陆家嘴,夕阳下金碧辉煌。我很自豪,我举杯对这个蓝岭号的舰长说,我们为这美景干杯,他说也为你的军舰干杯,它虽然很小,但很漂亮。我心头简直就想骂人了已经,小怎么了,你大你就这么牛,但是回头看看我的舰艇两千吨,他两万吨。从两万吨的舰艇上,看两千吨的舰艇,真的是好纤小好纤小,我是恶狠狠地一口把酒干了。我心里就在想,以后如果我们有了比你大的舰,我们有了航母,我一定要去当舰长,一定要出这口气。没想到呢,航母说来还真就来了。

  2、我扭过头怒斥,你给我闭嘴。但其实心里也是拔凉拔凉的,真的一点底都没有,怎么会这么旧、这么破,就算能修好,这得到哪年了。

  2009年底,航母部队终于组建了,我们所有人打起背包奔赴大连。我们去大连以后,最急迫的是什么,就是赶紧能看见航母。出于保密原因,我们一群人就穿着便服,像一群游客一样去看博物馆去了。说是看还是远看,进不了警戒线,隔着巨大的船厂码头,远远地看它一眼。因为潮水低的原因吧,它只有飞行甲板那一部分,露在码头之上,所以看起来根本就不像我们想象的那么大,它好小,而且满身的锈迹,看起来好破、好旧。这时候队伍里有年轻同志就憋不住了,说它都在海里泡了二十多年了,这再泡几年它不泡烂了,它还能动吗?我扭过头怒斥,你给我闭嘴。但其实心里也是拔凉拔凉的,真的一点底都没有,怎么会这么旧、这么破,就算能修好,这得到哪年了。等过完年,我们开始跟着工人生产,帮助他们建设航母,叫跟产助建。这时候我才有机会第一次登上航母,是从一个临时开口,本身不是门,是为了便于修理,临时把舰体的钢板,割出一个口子来,从那里我上去的。灯光幽暗,因为当时照明还没有恢复,接着临时照明,施工的粉尘弥漫,再加上内外的温差很大,就呼呼地,不知道从哪儿,就感觉吹着妖风,吹着这个粉尘到处飞。在这种环境下,想先去找飞行甲板,结果我在里面,钻了两个小时,没找到航母的飞行甲板。下了码头,我们的战友们互相聊,我去了个什么什么地方,我去了什么什么地方。你再问你那个地方,到底叫什么地方,不知道。那整个就是一个钢铁的谜窟。看了这么一次,虽然连飞行甲板我都没找着,但是我心里有底了。我拿手套擦去钢板上的浮锈,里面是锃光瓦亮,跟新的一样,说明它整体的结构、材料还非常棒。另外大量的我们自主研制的设备,都已经放到位了,而作为一个舰艇长,我就知道,这离我们期待的那天,就真的不远了。但事实上速度比我想的还快,第二年8月就首航了。

  3、舰载机在航母上起降,是刀尖上的舞蹈,飞行员是刀尖上的舞者。

  首次飞机着舰,我的印象就是奇冷无比,渤海上吹着凛冽的寒风,但是更让人感觉冷,它主要是紧张。那时候我已经是副舰长了,站在驾驶台边上,损管队早已严阵以待。大家都知道在航母上起降,是刀尖上的舞蹈,飞行员是刀尖上的舞者。我告诫自己往好的方向想,但是不行,脑子里反复在做着预案,其实你根本就没有经验,因为飞机还从来没落过。终于呢试飞英雄戴明盟,第一个驾机呼啸着从天空中,冲到甲板上,稳稳地挂住了阻拦索,瞬间飞机从两百多公里的时速停下来。所有的人都非常安静,直到他把发动机关了,从座舱里站起来,向大家敬礼、挥手,人群中才恍然初醒一样,热烈鼓掌,很多人蜂拥向战机围过去,这颗揪着的心终于放下来。那么冷的天气,戴着手套两手的汗。我转回到驾驶室,舰长当时,我们舰长叫张峥舰长,他当时还在继续操纵舰艇。我就问他,我说舰长舰长,你看见飞机刚才降落了吗?没有,我就看见风在动。事实上还有很多很多的战友,到他们离队,都没有看见过舰载机的起降。我们现在都是每一个战士,当兵上船的第一次飞机起降,要组织他们看一次,他们要退伍了,再组织他们看一次,让他们也能分享这种航母的专属荣耀和特有的震撼。

  4、儿时的我,更多的还是想当一个步兵连长,觉得挥舞着手枪带队冲锋,那才是最酷的事情。

  海军有一句名言,叫是人而不是船在战斗。它说出了军事里面的一个真理,是人在战斗,而不是武器在战斗。中国缺什么,就缺踏踏实实到基层去,到一线去的年轻军人,把我们那么多的好的理论,好的思想,把它变成战斗力。儿时的我,更多的还是想当一个步兵连长,觉得挥舞着手枪带队冲锋,那才是最酷的事情。大学毕业以后主动报了名,而且很快就批下来了。我被分配到了一个抗日战争时期就被授予荣誉称号的连队——钢八连。我到部队学到的第一个知识,就是怎么能吃到一块肉。第一顿肉菜,看见我一块肉都没吃着,我们一个老兵就教我了,刘排长你这样不行啊,吃肉也是个技术活,我教你。第一脸皮要厚,第二要有技术,肉菜端上来以后,先看准了,迅速拿筷子夹上一块,扔在碗里,然后再次迅速出击,再夹一块扔嘴里,第三块赶紧地夹在筷子头上,技术像我这么好的,都没吃过第四块肉。当时作为一个年轻军官的这种使命感就爆棚了,觉得那我应该为解决这个时代难题做点贡献。抱着这个想法,我离开了连队,考上了解放军军事经济学院,用经济的眼光看待军事问题。但是更大的收获呢,是我明白了一个道理,军事经济问题,后勤问题,归根到底,它是一个军事战略问题,于是我又报考了军事科学院的战略学博士研究生。

  5、我的支队长教我操船,第一次就骂我,你怎么这么笨啊,你怎么念的博士啊,就这么点东西,你学了这么半天没学会,你怎么不跳海死了算了。

  当面临毕业分配的时候,我下决心到海军舰艇部队去。我自感觉对海军当时几乎所有的舰艇,门儿清,只要你公开过的参数,我都知道。一到部队,我这种军迷式的这种储备,就全硬盘格式化了。我的支队长教我操船,第一次就骂我,你怎么这么笨啊,你怎么念的博士啊,就这么点东西,你学了这么半天没学会,你怎么不跳海死了算了。还有一次,他指导我操纵舰艇,他声音很小地说,向右一点,我点头说好,明白,然后下口令向右十度。他立刻就暴跳如雷了,刘喆你为什么点三下头才下口令呢,你为什么不第一下点头就下口令呢?我一看他还急了。我当时就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乐了,我说我跟您说说,我的心路历程。您说向右一点,我首先得理解吧,这右一点是多少啊,五度、十度、八度。第二个用什么方式下口令呢,海军转向的口令有很多种,我又没有你那个经验,哪来你那么快的反应呢,我认为我点三下头反应够快了。他一听我说,气得乐了,他说你个臭小子,就你敢还跟我顶嘴,我当时心里还美滋滋的,因为他把我当自己人看了,他开始教给我本事了。就是这样的严师,就是这么样一个好的部队,不断地给我机会,给我充分地训练,让我在四年的时间里,走过了通常需要八到十年,才能走过的舰艇长之路。

  有人说兴趣是最好的老师,也有人说生存是最好的老师,我不学习就生存不下去,我同时拥有这两个最好的老师,还有更好的老师,就是我们那些可爱的官兵。这是中国的第一支航母部队,最初只有我们几十个人,是我们去又招了几百人,扩大到几千人。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我们航母也会去接受大家的参观,我在航母上等着你们。(整理:闫 培 张 千)
 

责任编辑:李香梅

军民网提醒:本网部分文章信息来源于网络转载,只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如对文章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本网新闻配图均来自网络共享图片,只用于非盈利性宣传展示,如涉版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删除。未经许可转载本网站内容负法律责任!

相关热词搜索:辽宁舰舰长 开讲了

上一篇:郑州联勤保障中心为维和物资开通航空“快递”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收藏

大学生轮滑567公里来京 "长途刷街"引热议

 近日,两名山东大学生脚踩轮滑鞋,利用国庆假期一路从山东滑行至北京,历时5天半完成了一次长达567公里的“长途刷街”。这个不 [详细]

网曝王思聪称鹿晗私生活复杂 与关晓彤

鹿晗在微博公开和关晓彤恋情后,网络炸开了锅,曾一度引发服务器瘫痪。10月9日,有网友曝光娱乐圈纪检委王思聪的朋友圈,王思聪 [详细]

14位高端领军人才当选"北京学者"

市人力社保局日前公布第三批新当选的“北京学者”名单,首都师范大学葛根年、北京肿瘤医院季加孚等14人当选并获发证书和工作室标 [详细]

持续降雨致农田被淹,稻谷发芽颗粒无收

持续降雨致农田被淹,稻谷发芽颗粒无收只能喂猪。连日来湖北襄阳持续暴雨,太平店镇众多区域农田被淹,因为受到长时间侵泡,稻谷 [详细]
影视综艺

军民阳光工程   未央星空艺术团   军民商城
客服投诉热线:400-685-5566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685-5566     客服邮箱:zgjunmin@126.com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网站声明 人才招聘

Copyright版权所有 军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