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火案保姆更换律师 保姆莫焕晶:想过求死但也想求生

2018-01-12 17:17:30   来源:中国青年网综合    
  纵火案保姆更换律师 保姆莫焕晶:想过求死但也想求生,12月21日,“杭州保姆纵火案”在杭州市中院开庭。开庭27分钟后,因被告人莫焕晶辩护律师党琳山提出管辖权异议,法院宣布休庭。纵火案保姆更换律师,对本案会有哪些影响?
纵火案保姆更换律师 保姆莫焕晶:想过求死但也想求生

  杭州保姆纵火案:一场意外中断的庭审背后

  妻儿火化前,林生斌亲自为他们挑选了墓室,在杭州拱墅区的一片林区。妻子朱小贞和女儿阳阳的墓碑在中间,两个儿子的墓碑在两边。他希望两个儿子能够守护妈妈和妹妹。墓碑上刻着8个红字,“今生缘浅,来世再续。”

  12月21日上午9时,轰动一时的“6·22保姆纵火案”在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开庭。4个月前,杭州市检察院以放火罪、盗窃罪,依法对涉嫌纵火的保姆莫焕晶提起公诉。

  对于这次开庭,林生斌期待已久。在那场火灾中,他的妻子朱小贞和三名儿女均已遇难。杭州中院第一次公布的开庭日期为11月21日,林生斌原计划案件审理完毕后就将妻儿下葬。但此后,杭州中院又将开庭日期改为12月21日,林生斌等不了了,11月28日为妻儿开了追悼会。

纵火案保姆更换律师 保姆莫焕晶:想过求死但也想求生

  没想到,姗姗来迟的庭审,开庭不到半个小时,被告人莫焕晶的辩护律师党琳山提出管辖权异议,并当场退庭。杭州中院宣布休庭,称本案将延期审理。

  面对突发情况,林生斌的家人、在场的媒体全都懵了。朱小贞的哥哥朱庆丰表示,出现这样的情况,他们很失望。另一位亲属说,双方的老人都在等着案子的结果,“不要再这样折磨我们了。”

  杭州中院位于上城区之江路,21日早8时许,气温刚过零度。数十家媒体的记者陆续在法院门口聚集,等待入内旁听。

  8点半左右,林生斌的车出现在杭州中院门口。他在黑衬衫外套了一件黑色大衣,脚穿黑色皮鞋,神情疲倦。火灾发生后,他一直靠服用安定药物入眠,常常能够看到早上的日出。“以前我睡眠很好,小贞经常说我像猪一样。”林生斌说。

  9点整,庭审开始,被告人莫焕晶被法警带入出庭。她也穿了一身黑灰色的衣服,脸上的表情很难看清。

  早在开庭前,林生斌就通过媒体表示,放弃对莫焕晶的民事赔偿诉求,只求法庭能够从重判决。然而,这场本来预计1天结束的庭审,不到一个小时就被意外中断。

  9时10分,莫焕晶的辩护律师党琳山表示“有话要说”。他向法庭提出管辖权异议,要求停止案件审理,等待最高法院指示。党琳山说,这是一个全国瞩目的案件,浙江省高院和最高人民法院都可以管辖,也可以指定其他法院来管辖,杭州中院并不是唯一具有管辖权的法院。

  9时19分,审判长表示,刑事案件中犯罪地法院拥有管辖权,并决定依法继续审理。

  在主审法官接下来的发言过程中,党琳山四次表示“我抗议”。最后一次打断时,他说请杭州市中院尊重全国人民的智商,对于这样一个违法审理,本律师退出庭审。

  9时27分,党琳山退出法庭。临走时喊话莫焕晶:我不在场的情况下,任何人提问你都不要回答。

  9点半左右,法官表示本案将延期开庭。杭州中院还在其官方微博中表示,将由被告人另行委托的辩护人或者法院依法为其指定的辩护人准备辩护。

  庭审后,党琳山在其个人微博发表声明:“本律师为了抗议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违法审理‘莫焕晶放火、盗窃案’,退出了法庭的审理!同时,本律师发布莫焕晶的亲笔声明,请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尊重被告人的辩护权!同时,本律师也提醒律师界的朋友,要爱惜自己的羽毛,不要未经当事人委托就坐在辩护席上!”

  党琳山在微博中附上了一张莫焕晶在12月19号写的声明。

纵火案保姆更换律师 保姆莫焕晶:想过求死但也想求生

  莫焕晶在声明中称:“本人莫焕晶,因一念之差,放火导致朱小贞,及三个可爱的孩子死亡,心中非常后悔,愿接受法律的惩罚,如果判我死刑能使一切从头再来,我也愿意接受死刑。

  同时,我希望我的案子能公开、公正的审理,促使大家更加关注物业、关注消防,能吸取教训,避免悲剧重演。

  我的辩护律师党琳山,在之前的工作中非常认真负责,我很感谢他,我相信本案的公正审理必须有党琳山律师的参与,我同意我家人的意见,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解除党琳山律师的委托,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再请其他律师。”

  不排除拍桌子走人 这场意外并非毫无端倪。

  开庭前,党琳山曾对剥洋葱表示,对于本案调查情况并不满意。

  “这是一起放火案。你要调查这个案子,肯定要向现场指挥人员和第一批进入火场的人员了解情况。但是公安都没有。”党琳山告诉剥洋葱记者,出警的数十名名消防人员中,只有两人提供了证人证言。“而且这两个人不是第一批进入火场的。”

  “我也申请了消防指挥人员或者第一批进入火场的(消防员)出庭作证,”党琳山说,但是法庭认为“没必要”。“我作为莫的辩护人,我希望还原事实,我认为只有把事实还原了接下来才能理清责任。根据现有信息,莫放火肯定要承担放火的责任,但是造成四个人死亡,物业和消防有很大责任。这个后果已经确定了,物业和消防责任越大,莫的责任相对越小,对我的当事人定罪量刑会有利一些。从宏观来讲,希望这个案子公开公正审理,把真相挖掘出来,促进我们国家对消防对物业的改进,这就是刑事案件的意义了,杀死一个莫有多大意义呢。”

  他表示,“莫焕晶是有可能被判死刑的,开庭的时候必须要有辩护律师出庭,如果没有辩护律师出庭的话审判是无效的。也就是开庭那天如果我一拍桌子走了,或者我根本就不去,所有准备工作都没有用。如果法院很多地方做得很过分,已经明显违法的情况下,对案件公开公正审判很不利的情况下,我不排除采取这种方式。”

  党琳山还对其他媒体表达过类似观点,只是说这话时,没人预料到他会动真格的。

  开庭前,林生斌代理律师林杰在接受剥洋葱采访时,预测了党琳山可能的辩护策略。但他也没想到,党琳山会中途离席。

  庭审意外中止后,林生斌一方表示失望。林生斌在蓝色钱江门口开了一个简短的新闻发布会,他说,被告人莫焕晶的辩护律师党琳山在庭审中中途离席,很不负责任。他没想到,杭州中院为此次庭审准备了半年时间,竟然会出现这种意外,“我希望他们能够尽快开庭,审理莫焕晶。”

  林杰律师表示,目前杭州市中级法院还没有通知开庭时间。关于消防和物业等方面的问题,林杰表示暂不方便回应。

  虽然双方在此刻呈现出水火不容的态势,然而,在某种意义上,党琳山的诉求和林生斌是共通的。开庭前,林生斌也曾多次向杭州市公安消防局申请出具火灾事故调查报告,但该局以“该案件定性为刑事案件,已经移交刑侦部门继续调查,消防部门仅在案件现场提供相应技术支持,未制作火灾事故调查报告”为由,拒绝了他的申请。

  “他们(杭州消防)认为可以不出具这个报告,我们认为就是应该出具。”林生斌的代理律师林杰说。

军民网提醒:本网部分文章信息来源于网络转载,只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如对文章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本网新闻配图均来自网络共享图片,只用于非盈利性宣传展示,如涉版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删除。未经许可转载本网站内容负法律责任!

相关热词搜索: 纵火案保姆更换律师莫焕晶

上一篇:在沉默中爆发!被黄毅清爆料是圈内老鸨 马苏赴法院起诉黄毅清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收藏

2名青年拒绝服兵役被罚3万并列为严重失

2名青年拒绝服兵役被罚3万并列为严重失信。 [详细]

近四成大学生经常熬夜 手机成罪魁祸首

组织社团协会活动、参加BIM毕业设计大赛、做施工组织课程设计……细数这个学期的学习、生活与工作,湖南农业大学学生卢文敏叹息 [详细]

马苏现身法院正式起诉黄毅清 口罩遮面

马苏现身法院正式起诉黄毅清,马苏本人在律师陪同下现身海淀法院,针对黄毅清提起刑事自诉(区别于一般民事诉讼,提起刑事自诉则 [详细]

宁静疑回应被指暗讽马苏谈夜宿门:复杂

宁静疑回应被指暗讽马苏谈夜宿门,日前与马苏录节目时,宁静的动作表情成为了网友关注的焦点。网友脑洞她是听不下去马苏的胡说八 [详细]